干部16年受贿1200余万 教授妻子成其受贿"后门"
来源:干部16年受贿1200余万 教授妻子成其受贿"后门"发稿时间:2020-04-08 09:25:06


“武汉西”管理所里像韦皓月这样因为武汉封城而被滞留在外地的人,大概有三分之一。还有一部分人则被留在了武汉城内,其余的人就住在了管理所的宿舍。为了安全,他们彼此也都禁止流动。

由于不懂俄语,杨勇和医护人员沟通基本依靠翻译软件。即便如此,医护人员也会经常询问他“有什么生活上的需求”。听说杨勇手机充电线太短,一位工作人员就给他找来一个插线板直接能连到床头。

被封禁了76天后,武汉的“解封”仪式就在这里举行。

1月19日,韦皓月上完班后回到襄阳家里,1月23日下午四点是她的上班时间。本来提前买好了火车票,但当天一早醒来,发现武汉封城、自己的火车票也自动被退了。

杨勇在朋友圈里记录着自己的隔离生活:“吃了睡,睡了吃,估计要长胖了。”14天很快就这样过去了。临出院前的最后一顿早饭,疗养院的厨师给他盛了好大一碗饭。一位医护人员称赞杨勇是个好小伙,很喜欢他,在这里没有添任何麻烦。

此刻,出城的车辆在漆黑的夜色里,将高速点亮成一条明晃晃的长带,伸向远方。杨勇与俄罗斯医护人员合影(受访者供图)

杨勇是重庆人爱吃辣,医护人员得知后就买来了俄式辣椒酱和酱油。“没想到他们对我这么贴心。”杨勇收到时又意外又感动,“医护人员偶尔还会给我送来泡好的方便面换换口味。”

3月5日,杨勇进入法国。“法国移民局门口放了一瓶消毒洗手液。估计他们也意识到了疫情风险,毕竟移民局里的人来自各个国家。”他后来在德国移民局也发现情况类似,还看到一个德国工作人员戴着口罩。

守卡人:“免费不免服务”

“在卢森堡的一段经历,让我真正感受到疫情的严峻。”杨勇回忆说,当时自己将车停在路边,回来时发现车胎被锁了,“我开始以为是违章停车,等交警来了才发现是为检查新冠病毒。他们开始时不敢靠近我,还把嘴捂住,并戴上手套翻看我的护照,直到我说自己已经出来快3个月了,他们才放下戒备,了解情况后就放行了。”